NBA新冠病毒预防日记:联盟的病毒检测为何进展飞快

2020-03-22 19:42:17 Twitter {{info|html}} {{advert|html}}

译者注:本文共4000字,阅读需要约5-8分钟。

第一批有关新冠疫情的报道开始出现在亚当-肖华的邮箱里时,他正在为自己事业与人生的导师大卫-斯特恩撰写悼词。

当时是一月中旬,新冠病毒在中国爆发的新闻开始传出。在那里,NBA公司有数百名员工分别于上海、北京、香港和台北的分部工作。那时的消息表明,疫情已经扩散到湖北武汉市中心之外的地区。

肖华一直密切关注着疫情,每天都在与那些在中国亲历病毒蔓延的员工保持联系。自从去年秋天休斯顿火箭队的总经理莫雷在推特上发布有关香港的不当言论后,NBA与中国的关系就开始跌入冰点,但肖华认为,与中国保持这种联系是必要的。美国前财政部长汉克-鲍尔森(Hank Paulson)曾向肖华建议过称,全球未来的发展走向很大程度会取决于中美的合作共赢与否。

NBA在世界各地的员工过去也曾经历过多次公共卫生危机,但都没有达到这次这种规模和严重程度。前总裁大卫-斯特恩的纪念仪式于1月21日在纽约着名的无线电城音乐厅(Radio City Music Hall)举办,肖华是重要致辞者之一。同一天,在华盛顿州,确认了美国首例新冠病毒感染病例。而两天后,中国各地开始了全国性的大规模隔离以阻止疫情蔓延。

NBA每年都会向内部人员及各支球队分发危机管理指南,他们在那时就马上激活了此指南中的流行病协议。

据消息人士透露,美国前卫生局局长维韦克-莫尔蒂博士(Dr. Vivek Murthy)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向联盟强调过此类协议的重要性,甚至在2016年的理事会会议上设想并提出了传染病大流行的可能性。

1月29日,在布鲁克林篮网队庆祝中国新年的活动上,肖华邀请《时代》周刊1996年年度人物大卫-何博士(Dr. David Ho)为联盟提供防范新冠病毒的建议。

与此同时,NBA高级副总裁大卫-维斯开始准备一份备忘录,并分发给各队,提醒他们注意不断增长的病毒威胁,并提供了关于如何进行预防备案的建议。

维斯同时还是一名职业律师,他从2012年开始负责NBA球员的健康项目,制定应对包括脑震荡、传染病及精神健康等问题的协议。到了一月底,病毒开始全球范围的扩散,他将要面临的挑战十分巨大。

然后,在1月26日,前洛杉矶湖人队传奇巨星科比-布莱恩特和另外八人在直升机事故中丧生。整个NBA都陷入了崩溃。联盟作出了推迟1月28日湖人与快船队比赛的决定,但他们此时还没有暂停比赛以防范疫情的计划。

1月31日,CBA联赛因疫情压力宣布暂停时,也就是科比去世五天后——维斯向各队发表了他的第一份备忘录。

“鉴于NBA的全球影响力及工作人员的频繁旅行,我们正在密切关注一种会引起呼吸道系统疾病的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其正在美国和全球范围内传播,”维斯写道。

“截至今天,世界卫生组织(WHO)已宣布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已经在美国四个周(亚利桑那、加利福利亚、伊利诺伊及华盛顿州)确认了6例病例,其中包括昨天在伊利诺伊州确认的美国首例人传人病例。”

这份在一月底的警告在言辞上是相当严厉的。

“目前还没有预防冠状病毒感染的疫苗。”

“请提醒球员和球队人员采取预防措施,以减少包括新冠病毒在内的所有流感病毒的传播。”

与发送这份邮件随之而来的是,维斯激活了一系列的协议及预案工作,这也让NBA和他的各支球队在联盟确诊第一例感染时,就已经在病毒检测中占得先机,随后也就是3月11日,联盟开始无限期停摆。

“自从一月中旬以来,我们就在联盟办公室里做着这些工作,”肖华在本周三告诉ESPN的记者瑞秋-尼科尔斯。“我们始终对最糟糕的结果——新冠病毒在美国蔓延,保持着警惕。”

今年2月,NBA至少向各队官员发送了三份“冠状病毒疫情更新”备忘录,敦促他们为将来可能会发生的北美大流行做好准备。ESPN也已经拿到了这些备忘录,并进行了审阅。

2月15日,在芝加哥举行的全明星周末期间,肖华甚至特意强调了这场潜在的危机。

“(预防病毒传播及自我保护)这几乎成为了每个人的首要任务,尤其是在武汉。”肖华说。“我想说的是,当发生重大的全国性(即使不是全球性)健康危机时,我们在讨论比赛转播的问题上可能就更没有商量的余地了。”

2月29日,加州、纽约州和华盛顿州同时上报了病毒社区传播的案例,维斯敦促各支球队与其当地公共卫生官员、传染病专家及医疗中心坦诚沟通,“以便能在出现疑似接触或症状时,能第一时间对新冠病毒病毒进行检测和评估。”

只要有正当的理由和义务去为一名球员、教练或员工进行新冠病毒检测,NBA就会马上行动起来。

斯蒂芬-库里被认为是第一个接受病毒检测的球员。3月7日,金州勇士队表示,他的甲型流感检测呈阳型,但没有新冠病毒病毒。勇士队拒绝透露库里是否接受了检测,但史蒂夫-科尔教练告诉记者,他相信库里已经完成了这一程序。不过到了周三,勇士总经理鲍勃-迈尔斯仍表示还没有勇士队球员被进行过相关检测。

流行病协议在3月10日再次被激活。当日,据消息源称,犹他爵士队中锋鲁迪-戈贝尔在与雷霆的比赛前一日向队医报告称自己感到发冷、头痛和干咳。然而他的甲型流感、乙型流感、链球菌感染和上呼吸道感染的检测结果均为阴性。

根据爵士队向ESPN透露的一份备忘录显示,由于戈贝尔体温超过100华氏度(37.7摄氏度),而且据说家里有来自高风险地区的客人,俄克拉荷马市卫生官员——连同爵士和雷霆队医——决定对他进行新冠病毒检测。

“我们不知道如果检测结果一旦呈阳性,会引发怎么样的后果,我们也不敢判断目前的情况到底有多严重。”俄克拉荷马州卫生专员加里-考克斯(Gary Cox)说,“所以你肯定会非常关注那些与阳型病例有过密切接触的人员,而在这个前提下,就客场旅行和比赛这类事情而言,它们都是非常密接的行为。”

在此期间,已有八支球队在医疗中心或实验室接受了病毒检测,NBA几周前就与这些医疗中心或实验室建立了联系。有消息人士告诉ESPN,在网队报告了四例阳性病例后,其他球队也向网队寻求援助,希望通过网队对检测有更深入的了解。

但是这些球队在美国目前面临医疗设备和检测工具短缺的情况下,轻松地完成了检测,这招致了一波又一波的批评。球队和球员各方都不愿意承认他们是否接受过检测,以及他们是通过何种途径进行的检测。

周二,纽约市市长白思豪(Bill de Blasio,又译比尔-德布拉西奥)抨击了他所认为的NBA球队特殊优惠待遇,称NBA球队和球员利用自己的资金和人脉,抢在“等待检测的重症病人”之前插队。

美国总统川普本周三被问到,为什么没有症状的职业运动员要接受检测,而其他人却没有办法进行检测。

“也许这就是人生吧,”川普回应道。“这种情况时有发生,而我也有注意到有些人接受检测的速度相当之快。”

作为回应,美国国家篮球运动员协会执行理事米歇尔-罗伯茨(Michele Roberts)本周三告诉ESPN:“在我看来,我们中的大多数无法参与检测,联邦政府难辞其咎。他们有责任确保我们在这方面得到保护,但我认为他们没有做到,我认为他们在这件事上是失败的。

“但我们现在不应该为此而撕破脸皮......但是一旦这件事情(指疫情)结束了——我们会渡过难关的——我们会的,到时我们会找出到底是哪一个人活着哪一步程序把这些事情搞砸了,然后修复它。”

罗伯茨称公共卫生官员对NBA球员的传染风险表示了密切关注,因为他们接触的人很多,而且他们经常要进行长途旅行。

“我们的赛事会有成千上万的观众涌入体育馆,”罗伯茨说。“我们可能会让很多人受到感染。

“在各种方面上看来,我认为球队不对球员和员工进行检测是及其不负责任的,因为人们......他们有权知道自己是否暴露在病毒之中。”

自从联盟进入停摆状态以来,维斯仍一直定期向球队发送备忘录。

许多文档都有编号,诸如:空档备忘录1号、2号、3号。16份空档备忘录已经被发送至各队。

自3月12日起,集体活动被明令禁止。自3月13日起,NBA联盟的员工被要求居家办公。本周四,第16号空档备忘录通知球员和工作人员从周五起球队设施将会被要求关闭。

没人知道接下来还会发多少份备忘录,但每一份都会伴随着一种难言的恐惧感。

本周三肖华表示,已有八支球队进行了检测,因为他们与已知的感染者有过接触,或队中球员有过症状。到目前为止,已有超过7名(截止至本文发布)球员的检测呈阳性,其中公开的球员包括戈贝尔、多诺万-米切尔、底特律活塞队的克里斯蒂安-伍德和凯文-杜兰特。

目前已知可以从罗氏(Roche)、奎斯特诊疗(Quest Diagnostics)、LabCorp等私人机构或斯坦福大学及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等学术机构获得检测。消息人士称,关键是要有一位与这些机构或学术实验室有关系的球队医疗人员,这样他就能够迅速安排相关检测。雷霆队和篮网队已公开表示,他们是通过付钱给私人机构的方式来进行检测,以求不会占用公共卫生资源。

NBA球队有诸多队医,他们有能力迅速进行医疗保护等治疗措施。其中的球队还与顶级医院和医疗系统有直接的赞助和合作协议。湖人队是有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医疗中心赞助的;克利夫兰骑士队是由克利夫兰诊所赞助的;明尼苏达森林狼队是由梅奥诊所赞助的。这三家医疗机构都已开发了自己的新冠病毒检测系统。

奎斯特诊疗公司的发言人温蒂-博斯特告诉ESPN称,他们的大部分检测都是针对医疗系统和医务人员的。但她也表示,其中的一小部分检测也想运动队开放,病毒已有流向运动队的迹象,所有在他们机构进行过检测的运动队都至少有一例确诊病例。

“我当然理解白思豪市长的观点,因为不幸的是我们处在这样一个社会,在检测这件事情上,不同阶层的人会有不同的待遇。”肖华说。“所以根本的问题是没有足够的检测工具。我只能说,就NBA而言,我们一直在遵循公共卫生官员的建议指导。”

可能最终,NBA将不得不满足于病毒没有在其内部进一步扩散的状况。进行检测是唯一的方法。但是,尽管NBA的流行病协议已经把这件事情规定为第一要务,他们也没有明确的或快速的途径来恢复这个赛季的进程。

据消息人士透露,联盟目前正在研究社交孤立对球员、教练和员工的心理健康影响。每天都有心理健康专家打来电话,联盟目前正在制定计划,希望利用一些技术和措施来减轻这种社交孤立带来的影响。

联盟办公室自上周五以来就一直关闭,但没有人因此停止工作。

“我从这份工作和这个过程中学到,当人们假装他们能预测未来时,他们通常都是错的。”肖华说。“我们将尽一切努力再次让运动员们在球场上竞争,但我要说的是,我们球员的安全和健康是第一位的,同理,我们的球迷也是,这就是为什么我不想在(疫情)这方面做更多的推测。”

作者:Ramona Shelburne

译者:酒神巴库斯

揭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