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足坛的榜样,率先复赛的德甲提供了哪些可借鉴之处?

2020-05-10 11:25:08 直播吧 {{info|html}} {{advert|html}}

随着德甲足球职业联盟宣布德甲(德乙)联赛将于下周末重燃战火,不仅让新冠疫情中处于困境的欧洲足坛看到希望,更为英超、西甲等联赛的未来选择提供了借鉴和参考——不同于法国、荷兰等国已宣布本季赛事提前结束,多数欧洲国家的足球联赛如今只是处于停摆阶段,以某种方式完成本季赛程依然是多国联赛的最佳期盼。

“我希望英超方面派两三个人,包括医学专家去德国看看他们是如何运作的,然后和德国医生以及俱乐部官员深入交流。你可以从德国学到很多东西,因为那里发生的一切就如同英超的预演一样。”在德甲明确复赛后,英格兰名宿内维尔向英超官方提出了建议。显然,敢为天下先的德甲联赛正在树立榜样力量,而近两个月来做出不懈努力的德国足坛已为他国联赛提供了太多可借鉴之处。

环境优势,德国让联赛率先恢复有了可能

众所周知,由于新冠疫情在欧洲不断肆虐,比利时、荷兰、法国等国先后因国内体育赛事的全部停止而宣布本季足球联赛提前结束。不同于这些直接放弃的国家,德甲(德乙)联赛却在疫情困境中如逆流般宣布重启,与德国足球的自身特点和外部环境有着直接关系。

从俱乐部自身来看,由于特有的“50+1”政策决定了德国俱乐部大多采取会员制,而非由背后金主掌控或扶持(股东即使握有所有权也不具备话语权),因此自主经营的俱乐部无法指望背后企业或土豪承担风险,这种自负盈亏的发展模式在危机面前可谓举步维艰。其中,俱乐部主要收入来自电视转播、广告赞助、比赛门票及球员销售等,赛季提前结束则意味着顿时失去三大主要收入来源。

据德媒评估,如果本季德甲在停摆后便提前结束,预计会造成高达7亿欧元的损失,平均每支德甲俱乐部将损失近4400万欧元。或许,个别豪门咬咬牙能挺过去,但是对诸多精打细算的小球队而言简直就是釜底抽薪。对此,外界预测若本季德甲不能顺利完成,36支德甲、德乙俱乐部中至少1/4会因入不敷出而直接破产。因此,哪怕只能空场进行,德国足坛对联复赛始终有着最迫切、最团结的渴望。

德国的重症床位在整个欧洲首屈一指

同时,德国在此次疫情中展现的强大医疗资源和应对能力也为德甲重启创造了外部条件。早在2005年,德国联邦卫生部便未雨绸缪般颁布了国家流行病计划,且每隔两年更新一次,进而让德国在疫情爆发时已做足准备。例如全德拥有2.8万张重症床位,其中2.5万张带有呼吸机,该储备明显优于英、法等国,更不要提德国拥有全世界最先进的呼吸机制造技术及强大产能。

不仅如此,德国还拥有一套分布广泛且高效的实验室制度,且有执照的实验室都有病毒检测资质。早在中国科学家于1月破解新冠病毒的基因序列后,德国就已准备好相关检测和诊断所需关键信息和材料,并为世界多国组装新冠检测的试剂盒,由此得到世卫组织的高度评价。如今在技术提升后,德国每天可完成至少20万次新冠病毒检测。

以此为基础,德国政府的“禁足令”,加之国民反思后所展现的纪律性,让德国在欧洲多国无力招架疫情时却成为少有的成功典范。俄罗斯克林姆林宫发言人佩斯科夫表示:“意大利、美国、西班牙等国令人不安的统计数据不少,但德国的局势却较为平静,德国卫生系统展示出高效。”截止5月9日,德国累计确诊171295例,138214例已康复,4.4%的死亡率远低于失控的诸多欧洲国家。

精心筹划,德国足球职业联盟为复赛做出不懈努力

联赛停摆伊始,拜仁球员在监控下居家训练

自身的迫切渴望,加之充足的优势条件,让德国足球职业联盟自联赛于3月停摆后便为赛事的早日恢复而展开努力。在此期间,职业联盟就像一架机器般不停歇工作,甚至“出圈”后俨然成为对抗疫情的权威专家,其所作所为如教科书一般为世界足坛创造了宝贵经验。

首先,德国足球职业联盟先后召开了三次全体俱乐部大会,共同商讨如何在疫情无法结束的情况下依然让联赛重燃战火,由此赢得了36支德甲、德乙俱乐部的拥护。同时,联盟还充分吸纳各方意见,制定了一套涵盖卫生学、医学、管理、纪律等多方面齐备的守则,进而为德甲复赛创造了基础。

德甲首席执行官克里斯蒂安-塞弗特(Christian Seifert)

根据联盟制定的标准和程序,德甲(德乙)各队早在4月初便恢复了训练。但是,训练中要严格遵守各项严格要求,如球员禁止握手、禁止对抗、保持距离、训练后立刻回家等。初始阶段,各队球员甚至要分为若干小组单独训练,彼此不能有任何交集,因此一堂训练课通常要占用至少3个常规球场。其中,在拜仁首堂训练课上,托利索和科曼曾因长期未见而简短拥抱了一下,立刻遭到了教练组的训斥。

此后,随着德国国内疫情情况有所好转,特别是4月12日起每天康复出院人数已高于新增确诊人数(意味着德国疫情走向拐点),各队的训练要求渐渐宽松,如分组训练的人数增加至7人,部分球队还把标靶、假人安排在训练中。这样的训练节奏,无疑让德甲(德乙)球队在停摆期间依然保持有效备战。

在展现良好纪律后,新一届俱乐部成员大会在4月23日就赛事于五月恢复达成了共识。对此,职业联盟列出了一系列有效的准备措施,如通过与媒体合作伙伴达成协议(部分转播商许诺提前拨付转播费),确保赛季结束前所需流动资金的安全性;提出了负责任的医学方案以及关于场地和赛事组织方面的指南;提供50万欧元,用于公共卫生领域的病毒检测等。

德国总理默克尔批准德甲(德乙)联赛复赛

在具体指南中,联盟对赛事恢复后的场内人数、检测试剂供应等具体内容均列出了科学、合理的数字,同时借助强大的检测能力对德甲德乙1724名球员和工作人员进行了全部检测。这般严谨认真的姿态和做法,先后赢得了德国卫生部、劳工部以及各州政府的认可。最终,德国总理默克尔顺理成章地完成最后“助攻”,这让德甲(德乙)联赛在各方推动下终于拨云见日。

众志成城,严格守纪的各支俱乐部值得肯定

其实,德国足球职业联盟虽然制定了详细、严谨的标准和指南,如果得不到有效遵守的话也就成了一纸空文!对此,德国足球职业联盟的运动医学特别工作组主管蒂姆-迈尔医生教授便发出了严厉警告,要求所有球员和工作人员在球场内外都必须极其守纪律:“如果不遵守纪律,那么最好的方案也会毫无效果。”

对此,各支俱乐部在停摆期间给予职业联盟的积极配合和严格遵守值得肯定。近期,效力于拜仁的西班牙球员奥德里奥索拉介绍道:“根据要求,我们分散在间距2米的更衣室里,一直分为不同小组单独训练,每天训练结束后就立刻回家,几乎不出门,以避免被传染的风险。”

在此期间,德国足坛确实也曝出柏林赫塔球员卡卢的违纪事件——他在社交媒体的视频直播中出现了队友间击掌、拍肩膀等行为,由此立刻引发了俱乐部停训停赛的最严厉处罚。由此可见,各支俱乐部在特殊时期对严格遵守球队纪律和卫生标准的“零容忍”,反而从一个侧面消除了外界对各支球队阳奉阴违的顾虑。

柏林赫塔球员卡卢因违反纪律规定而被停训停赛

正是源自各队按照联盟所要求地遵守既定方案和安全要求,外界对德甲健康和安全等方面的质疑渐渐淡去。另一个数据则在于,官方对1724名球员和工作人员进行检测后,仅有10人的检测结果呈阳性,拜仁等多数球队全部人员均检测呈阴性。其中,经检测呈阳性的球员立刻隔离或接受治疗,德乙德累斯顿迪纳摩则因队内两人呈阳性而全队进行14天隔离,可见联盟在推进赛事回归的同时始终保持最严谨和安全的姿态。

另外,德国足坛两名新生代佼佼者格雷茨卡和基米希还在疫情期间成立了名为“We Kick Corona”(我们踢走新冠)的公益活动,赫克托、布兰特、胡梅尔斯、克罗斯特曼、斯廷德尔等球星引领3500人参与其中,目前已筹集400万欧元并捐赠给防疫事业,进一步展现德国足坛众志成城抗击疫情的团结和信念。

另据报道,暂停两个月的英超也已开始制定联赛重启计划,各俱乐部相继收到官方关于恢复训练的详细计划和要求。该方案充分借鉴了德甲做法,初期只允许球员有限地个人训练和分组训练。然而《镜报》也曝出,目前至少有50名球员反对本季英超的恢复计划,这或许与英德两国目前的疫情差异有关。只是如前文所讲,英超官方必须明白:若球员不能遵守有关规定和要求,那么任何努力都会付诸东流。

事无巨细,德甲制定近乎苛刻的比赛守则

在确定联赛于下周末恢复后,德国足球职业联盟对各队的训练要求进一步放宽。来到本周,帕德博恩率先成为首支恢复全队训练的德甲球队,其他球队也渐渐重启带对抗的全队合练。在联赛即将重启的前提下,各队训练目前几乎恢复到“无约束”状态,进而为即将到来的比赛做好最后备战。

在如此训练下,各队必然要在赛事重启前采取更严格的控制行动。其中,经检测证实健康的球员(含工作人员)于联赛开战前一周进入隔离状态的训练营,以断绝任何传染可能。如拜仁直接包下一所酒店进行封闭,并计划下周末包机赴柏林客场比赛,而他们的对手柏林联则选择距离柏林326公里的地方封闭训练,就是为了避免球员离开监管视线。

即使在德甲复赛的首轮比赛踢完后,各队球员和工作人员的活动范围也将被完全限制为训练场、球场和住所的三点一线。在此期间,球员虽然可以回家并和家人见面,但是接触的家人也要接受测试。同时,球员还要保持每周至少2次的检测频率,以此把各项风险降至最低,尽最大努力让联赛与病毒彻底绝缘。

不仅如此,联盟近期还颁发了“疫情下特殊比赛时期的通告”,明确规定各队在比赛期间所要遵守的纪律,包括:禁止进球后拥抱或击掌庆祝,可以互击肘关节或碰脚庆祝;换人时不能击掌,不许吐痰;球队入场时需保持间隔,不许握手,不许合影;替补球员须在替补席戴口罩(热身时除外),教练在指令时可拿下口罩但须保持1.5米间隔;没有球童,没有吉祥物;即使门兴在主场看台设置“纸板观众”,也要遵守卫生规定的情况下才被允许……

此外,复赛后的德甲将全部空场举行,甚至每场比赛的现场人数也早已明确——最多允许239人进场。这包括两队参赛名单球员,教练组和工作人员,电视转播人员和场边人员,以及看台上的113人(含30名记者)。其中,客队只能有四名和球队工作无关的人员(如俱乐部主席),主队只能有八名和球队工作无关的人员入场。

或许,我们无法理解德国足球职业联盟如何“科学”地计算出如此人数限制,但是仅凭这一系列事无巨细、面面俱到,甚至有些过于苛求的规则和要求,不难看出德国人的严谨性和执行力。毫不夸张的说,若是如此认真细致准备的德甲联赛在复赛后依然出现问题,那么其他联赛也就别再幻想在疫情期间可以平稳恢复了……

结语:英超、西甲计划六月复赛?

着名评论员詹俊老师此前在社交平台打气道:“德甲加油啊!意甲、西甲、英超等着向你们这个好榜样学习呢……”如今随着德甲复赛进入日程,有报道指出,英超、西甲等联赛也把目标定在6月中旬恢复赛事。显然,德国足坛的积极努力提供了充足经验,而多个国家也正在一步步借鉴德国的做法。

需要指出的是,纵然德国已呈现出一系列成熟且细致的方法和细则,但是各国在效仿过程中依然不能回避疫情程度的差距,球员对遵守严格规定的意愿,以及球迷群体所隐藏的隐患。因此,德甲恢复不只是提供了一套形式化做法,更应看到其中所体现的严谨姿态和专业精神,否则一味的效仿根本无法消除疫情期间处处存在的危机。

(那季阳光)